臺灣客家人的誕生

臺灣客家人什麼時候才有客家人的認同?臺灣客家起源是否有更多元的論述可能?

時間:
2021-10-16 14:00
地點:
左轉有書
  • 臺灣客家內部不同族群如何相互看待溝通
  • 客家與畬族的關係研究有何最新成果
  • 從他稱為客到自稱是客經歷何種認同轉變
  • 除了血緣語言還有哪些因素影響客家認同
  • 中原論述與本土論述經歷哪些重要改變

 

客家人從哪裏/何時誕生,不僅是往事,更是當代客家人會面對的議題。

本場沙龍召集人張維安老師,談起客家人的起源,提出兩個問題讓大家思考:首先,每到海內外的客家會館或是客家社區,總聽客家人自稱是中原來的純正漢人後代,有一說是中國北部一個客家庄,歷經戰亂,幾次攜家帶眷,遷移到廣東、福建、四川等,又來到臺灣、海外;再者,有論者認為「客家」的稱呼,是指「北方來南方作客的人」,而後歷經「他稱」到「自稱」的歷程。除了這些歷史印象外,學術界目前已有新的想法。與談者林正慧、戴寶村與許維德,分別從歷史、族群關係、社會學等不同思維角度切入,談談他們對客家歷史的看法。

林正慧老師從文化共性形成(語言分布),以及客家「他稱」到「自稱」的歷程,發現清代以前的文獻,未曾有「客」的名稱或自稱。而從徐旭曾的論述中,19世紀初土客衝突(閩粵贛客方言人群遷移到廣府,與本地人產生衝突)引起客方言人群為「客」溯源的現象,以及基督教巴色會傳教的地區來看,「客家」(Hakka)慢慢形成。

戴寶村老師從臺灣開發史的區域研究,和自身家族的經驗兩個部分述說:家鄉三芝的水口民主公王宮,也就是客家人所稱的「水口伯公」,乃與汀州客江姓家族有關,此外,淡水鄞山寺「定光古佛」亦有相關歷史。從祖籍的概念,墳塚看到「永邑」的字樣、從九九重陽節慶、製作麻糬分送鄰居的習俗,都凸顯三芝一帶有客家人蹤跡。戴老師也藉由在馬偕醫院驗血緣的分析報告判讀,自身帶有客家血緣。逐漸認識家族淵源後,他打趣的說,從此不再稱客家人為「客人仔」。

許維德老師講述如何理解族群的「形成」(而非自始就「存在」),接著帶到臺灣「客家」稱謂的緣起與演變歷程,更進一步探討從清領、日治到戰後,各時期對臺灣「客家」的論證,以「三階段論」與「四軸線動力論」提供大家對於客家認同研究的新視野。

最後,張維安教授總結,從不同角度來看,客家人從何時何地誕生,論者各有結論,也都與血緣、語言、食物等有關,但其實自己的族群認同才是真正的關鍵。客家之所以成為客家,如何論述才是最重要的。老師們提及1988年12月28日「還我母語運動」大遊行,成功的凝聚客家意識,為臺灣客家認同發展打了劑強心針,直至今日,客家越來越被看見,也期許認同從「自在客家」發展到「自為客家」。

會後開放討論,鍾永豐老師提及早年在《客家雜誌》工作的經驗,同事是海陸客家人,但他完全聽不懂對方所說的語言。他提問,臺灣客家如何與內部不同族群相互看待與溝通呢?另外,客家文字的表現傳播,以及中國對客家與畬族的互動相關研究,又有何最新成果?

最後,在場來賓張典婉老師分享由牙買加客籍導演江明月(Jeanette Kong)製作《我父親的海上生活日記》,即將在今年的第21屆多倫多ReelWorld電影節舉行全球首映的訊息,這部內容描述客家華人移民牙買加的故事,也扣合這場的主題,從客家人的誕生起源到遷徙的過程,還有海外客家人的深耕與努力,延伸更多可以探討與研究的主題。

View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