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正在」改變的下一代:語言教育與校園行動

學校如何復育面向未來的客語棲地?如何用語言及文化的多樣性來教養或是教育我們的下一代?推動客語棲地的完善,值得政策擬定者、教育者、家族成員們共同思考。

時間:
2021-11-13 14:00
地點:
左轉有書
  • 借鑑美濃地區客家人文實驗教育辦學
  • 數位工具在沉浸式客語教學中扮演什麼角色
  • 打破社會課程框架才能豐厚客家的價值內涵
  • 客家元素如何轉換成孩子們的創作題材
  • 使用客語求知授課的未來讓孩子有開口的自信
  • 國家政策對語言復振的推動力

 

本週「參詳」客家沙龍迎來語言復振的主題,是策展人鍾永豐最期盼的一場。邀請到高師大客家文化所副教授洪馨蘭擔任召集人。

「我們的下一代,將近有十九年的時間都在當學生,那學校究竟能不能為我們的孩子創造一個聽見客語、使用客語來教學的機會呢?」

洪馨蘭提出這樣的觀點與疑問,與三位在不同地區實踐客語教育的老師們,一同討論客語教育現場的困難、家長的懷疑,以及文化保育的政策與未來。

高師大華語文教學所教授鍾鎮城,以美濃地區的人口負成長與家庭內的客語使用調查結果舉例,點出客語流失的隱憂。如何將客語轉換功能、將本土語種與一般語言帶入數位應用領域,是接下來要面對的挑戰。鍾鎮城慎重地說:「客語會寄存在客語的雙語教育中,跟主流學界思考本土語言復振的觀念不同,客語、華語、英語、閩南語、數位要一起並行,才有復振的可能,謹守客語就是唯一的話,還沒開始就會宣告死亡了。」

身為不會講客家話的客家人,美濃吉東國小校長劉家宏比任何人都還要明白「家鄉」母語的呼喚有多麼寶貴。他說:「語言的斷裂與文化的失落在我們這一代發生,因此,要如何縫合、接續,也是我們這一代的責任。」劉家宏在小學實施客家人文實驗教育,開創客語教育的另一種可能,以「傳客」、「創客」、「美客」、「行客」等四大核心規劃課程地圖,提倡語言的平等性,並將「細人仔」(小孩子)比喻成遠方的星子,透過自由的教育模式拓展文化視野,在不斷變動的環境裡熠熠生輝。

世界臺灣客家聯合會理事長蔣絜安則分享桃園地區對於發展客家文化的多元措施,並指出臺灣母語政策的困境:「臺灣客語、閩南語、原住民語等的主管機關應該獨立出來整合,統籌整體政策的規劃,避免多頭馬車一樣的情形,讓『母語』與『外語』的層級同齊觀均衡發展,才不會為了發展外語犧牲本土語言。」

在這個世代,許多家長認為學習客語會排擠到其他語言的學習空間。對此,鍾鎮城說:「我會希望我的孩子們應該要更能夠流利地轉換語言,不管是華語、客語、閩南語都好,我們這個世代要解決的是獨尊單語的環境,但我們的下一代不需要背負族群的原罪、也不需要背負過去國語政策之下的不公義,但他們要有自信去面對、去擁抱不同的語言,這是我的堅持。」

要凝聚堅持的共識並不簡單,語言的復振從來就不能單靠一己之力達成,修復文化的過程緩慢而長遠,需要各方單位「共下來添手」。引用臺灣客家文學巨擘──鍾肇政先生所言:「客家話一旦消失,客家人也就消失。」,下一代要面臨的課題,不只是復振瀕危的語言,更重要是認同自己的文化,用自己的語言,自信、大方地生活。

View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