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語」對青年世代的意義

何以學習客語對非客籍子弟和客家後生來說,承受著完全不同的期許與包袱?為什麼有人說追求標準客語,可能失去的不僅僅是客語的多樣性,還有青年們願意講客語的心?本場沙龍邀請在習得客語上具有不同經驗的青年世代,提出他們對上述提問的看法,並對客語的青年政策指出一些參酌方向。

時間:
2022-03-12 14:30
地點:
三餘書店
  • 客語的推展怎麼走近/進生活甚至變成習慣?
  • 如何觀察與理解族群標籤化,進而破除?
  • 社會主流價值觀與競爭意識何以影響母語學習意願?
  • 客家政策如何深化,又該如何增加民間團體的自發性?
  • 如何製造新一代對於客語的榮譽感與認同感?

 

 

 

 

客家金曲歌后楊淑喻(吉那)在《聲林之王》中的演唱,展現雄厚實力,獲得廣大網友迴響,客家流行音樂再次打破刻板印象,而被提出討論。熱潮過後,我們如何以更多媒介或行動,讓客家持續被討論、認識與理解呢?本場語言沙龍由國立高雄師範大學客家文化研究所副教授洪馨蘭擔任召集人,邀請五位客語流利的「後生人」,以新一代的思維談論與觀看客家。

 

「屙膿滑丟」、「不褡不膝」、「彎彎斡斡」、「挨礱披波」等,是與談人們在學習客語時印象最深刻的詞彙。「客客客到人Hakka Global」社團創辦人黃泳玲認為客語是富有韻味的語言,每回學習新字詞就像一再打開對語言的想像及世界觀,但就如同在座的年輕人一樣,她也有被長輩嫌棄客語不標準的經驗。客語本就有不同的腔調,「不標準」是以長輩的「標準」為定義,而隨時代推演有愈來愈多新詞彙被創造出來,她提出:「我們應要找到新世代的客語……我們的語言要有生命力、要去變化」。

 

「客家與外省」YouTube頻道創辦人賴奕守在全客語家庭長大,當他發現許多年齡相仿的年輕人,已無法以客語溝通時,總覺得很可惜,因此試圖用年輕受眾喜歡的方式創作歌曲,希望讓大家對客語產生興趣,用文化影響力翻轉大眾對客家的印象。他強調政府在文化政策上也應有更實際的作為,如更契合需求的補助方案、增加青年在公共事務上的參與等。

 

對此,國立臺灣大學客家研究社社長黃脩閔認為政策的推廣,應當要顧及到每個人,倘若期望大家能以母語溝通,那雙語政策就該先停步,因其一方面與國家語言發展法矛盾、牴觸,另一方面也驅使學校與家庭教育,將重心放在外語學習上,進一步排擠母語學習的環境;而族群刻板印象也可藉由學校,引領孩子練習破除標籤化,讓文化以更多元的面貌被看見。

 

淡江大學俄國語文學系的盧冠霖不是客家人,因無意間聽到警察廣播電臺的客語節目,自此對客語產生好奇,靠著一股熱情於閒暇時間自學,如今已能以客語溝通,他說:「因為我不是客家人,我想說在這片土地生活,如果可以多學一個語言,多了解一個文化、互相了解,也能減少刻板印象」,他認為每個族群都會面對標籤化的問題,無論好壞皆可能帶來壓力與不舒服,因此他認同若能透過教育改變對多元文化的認知,刻板印象是可能消失的。

 

國立高雄師範大學客語教學語言研究發展中心專任助理李舒蓉認為,現代的年輕父母與他們的孩子,是反轉客語流失處境最重要的兩代,若沒有父母持續和孩子以客語溝通,孩子會失去接觸客語的機會與學習的契機,因此「對多元文化的態度,臺灣社會一定要去堅持」。擁有豐富客語語言競賽經驗的她也提醒,長久以來客語比賽的形式,都遵循、推崇特定的文體及風格,並沒有給予發揮空間,對此應該有更多檢討與反思。

 

〈客家本色〉中的歌詞:「時代在進步,社會改變。」時至今日仍耳熟能詳,而吸引年輕人接觸文化的方式、政策的走向,與整個族群的集體意識及包容度,是否真有隨著時代改變呢?透過年輕人的觀點,看見客家於未來的可能性,而新一代觀看母語的方式,也將影響下一代與母語的距離。

 

 

View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