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升格下的客庄:共同體與治理模式的磨合

客庄因應權力行使的行政區劃產生群體效應,兩者的磨合是北臺灣客庄的主旋律。戰後,繼承新竹州的桃竹苗原有機會成為大客家區,然而在派系衝突下,不斷分治;而現今的竹竹苗合併是為了科學園區治理的訴求,但高科技光環下,卻是客庄承受著陰影。以升格來說,桃園是過去式、新竹是進行式、苗栗是未來式,重點還是要回到在地來檢驗,怎樣的治理方式才能最回應當代客庄的處境呢?

時間:
2022-04-30 14:00
地點:
或者書店
  • 客庄是否能作為一個更大的共同體來發展
  • 如何在經濟開發與景觀保存之間取得平衡
  • 城鄉資源分配不均的問題沒被解決,做再多地方創生都是徒勞
  • 未來客庄發展策略不再只是說客語,應擴及並滿足在地人的生活需求
  • 鄉村的土地成為都市化的腹地,鄉村的人口被當成紅利,加速了城市的建設,卻犧牲了鄉村的發展

 

 

 

2021年下半年,新竹縣市合併議題成為一時的熱門話題,合併升格是否真像表面上看到的如此光亮?除了可能獲得更多分配款及資源外,是否有些尚未被關注的議題正等待被挖掘?本場文藝沙龍由國發會地方創生青年培力南庄工作站主持人邱星崴擔任召集人,邀請7位青年,就觀察桃竹苗三地客庄所面臨的現況,一同參詳有關客庄升格及共同治理的可能性。

 

「臺灣太小了,用地不足間接造成農村都市化、都市鄉村化的奇怪景象」竹冶設計公司負責人羅傑如此觀察,他更提出「客庄」的共同特色在於「高度儀式化的地方主義」,現在卻漸漸變成「非農業鄉村」;而面臨在地人希望開發、外地都市人希望保留客庄特殊景象的矛盾狀況,也讓他認為必須重新檢討土地使用分區,而非不斷地劃定新的區域進行開發。

 

國立臺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研究生林辰指出,「如果我們以縣市升格為前提去看各個鄉鎮發展的話,可能會看不到客庄實際面臨的問題」。國立陽明交通大學族群與文化碩士班研究生、文史/藝術工作者廖文琪解釋道,補助的資源不是萬能仙丹,即使分配款可能因升格增多,在地所面臨的問題依舊無法獲得解方,如此一來,勢必就得重新思考及評估合併對於地方所帶來的損益。

 

桃園市客家文化基金會專任副執行長蔡濟民,則以桃園升格前後的行政結構轉變為例,當地方首長改為官派後,傳統地方政治勢力遭到瓦解,在推行政策時,市府與區公所更能同心一氣,對於文化政策的推廣反而能更加有效地進行。

 

然而,每個客庄都有其獨特的課題需面對,若以共同體看待客庄的治理方式,則須更加透徹地了解各個客庄之間的差異及所面臨的問題,「良善的地方治理模式,不只是縣市政府要如何做,地方層級的治理模式,也必須被討論和建立」,新竹縣頭前溪城鄉好生活促進會理事葉日嘉如是說道;新竹縣九讚頭文化協會理事長吳界也認為,不管合併與否,新竹縣自己要提出一個客庄的策略,才能保有客庄的自體性,找到適合客庄行走的方向。

 

國立臺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研究生楊有騰表示,「現有的地方創生案例,沒有一個能成功逆轉鄉村人口往城市流動的趨勢」,希望能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回鄉,一同思考及討論地方該如何前行。對此,眾人也一致認為,客庄未來的治理模式,應以在地人的需求為首要,而非為了經濟、產業犧牲客庄的發展。

View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