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群界線日漸模糊⋯⋯真的嗎?──新世紀的客家作家

前兩場文學沙龍回顧了「臺灣文學史裡的客家作家」。然而解嚴之後,客家運動風起雲湧般展開,在此氛圍下成長的新一代客家作家,有什麼不同的樣態?客家文化的背景,又如何影響他們的寫作?這場沙龍將邀請青年世代的客家作家,一同思索這些議題。

時間:
2022-06-09 14:00
地點:
左轉有書
  • 語言混搭迸出新滋味
  • 客家意識如何滲透創作
  • 詔安客的獨特性與未來性
  • 隱性的客家與顯性的文學表述
  • 臺灣如何塑造多語環境

 

時間軸線來到新世紀,這是「參詳」文學領域的最終場,召集人朱宥勳邀集五位新生代「斜槓」客籍作家,談談文學中如何表述自我,與漸漸成形的客家意識。

工程師兼職小說家的李奕樵,回想幼時住在屏東外公家的經驗,笑稱那是一個「永遠不會結束的營隊」;復刻客家大家庭群體交融的生活,他的小說人物總是成群地行動。研究兼寫作的顏訥說,自己的客家認同是選擇來的,媽媽讓他從小學客語,長大後也常意識到自己「遲到的客家性」,於是滲透到寫作中。更因「煞猛」勞動的身體得到前所未有的平靜。朱宥勳回應,客家意識的滲透常常是隱性的,但也因此出現了新的客家建構模式。

擁有法師、古蹟修復師、作家等多重身分的廖育辰,致力於推廣詔安客,提出:現代性、共時性、文化性,形容詔安客是「邊陲的金剛」,擁有無堅不摧的延續力量。蟬聯七屆後生文學獎的張簡敏希,創作現代詩記錄客家身影,她感慨地說:「文化流失現象,其實跨國比比皆是。」所以更要用文字保存語言與客家聲音。橫跨客語、閩南語創作的陳凱琳,寫作的契機是為了記下阿婆的口傳故事,身處在客閩庄頭交界,語言「混搭」是常態,因而促成整本的閩南語創作問世,客語集則尚在成形。

談到混語,顏訥心有所感:「混語就像邊界的打破到再確認的過程,參詳就是這樣的型態。」李奕樵、廖育辰附和,認為複合形式確實有助於語言、文化的保存。朱宥勳總結,期許臺灣的能有一個多語化的環境,讓不同的語言不斷發生各種變化跡象,文化力量才能更加蓬勃。

View Video